有时他会想起,夕阳西下,勒马听风的少年。
一个存文的地方。
最喜欢明策明策明策> <

[泉扉]情书

待补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情书



0

   很抱歉用如此冒昧的方式向你传达我的心意。

   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对你说。

   愿意的话,明天放学后,我在主教学楼的天台上等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无名氏

1

扉间再次打开信封,确认里面除了一张写了字的纸,再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信封是随处可以买到的纯白色,上面除了基本的邮政标识外,没有任何可以用来确认主人身份的东西。内容物也只是一张淡粉色的小卡片,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普通男生看了就心猿意马的内容。

然而扉间只是盯着这卡片看了几秒,面色如常将信笺重新封好。他正要把信装回包里,忽然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,将那信夺去了。

“——这是什么?”

还未等那人发出轻快的呼喊,只是信被夺走的一瞬间,扉间就知道背后是谁了:除了宇智波泉奈,很少会有人做出这样无聊的事。

扉间转过身,看见少年的刘海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,头发虽然乱乱的,却也比平常服帖了不少。他一手持着竹刀,一手捏着信封,在穿过玻璃门窗投下的夕阳余晖中,向扉间投来一个狡黠的笑脸。泉奈向后跃了几步,三两下便拆开信封,扫了一眼。

“喔……”他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“原来真的会有人给你这种家伙写情书呀,扉间!”

“喂,快点还回来。”即使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,私人物品被人突然拿走也不是什么令人舒服的事。扉间走上前去,想将那封信拿回来。泉奈索性直接跳下了台阶,从木地板调到了地砖上。扉间还没有换鞋,他犹豫一下,泉奈同那轻飘飘的信封一起,从他手中滑走了。

“这么好看的字,是不定是哪位名门闺秀呢。”泉奈笑嘻嘻地说,“喜欢上你,应该称得上是那位小姐十几年来幸福人生的首个悲剧吧!”

“那到说不准。”扉间道:“恐怕是一时心急,将信塞错位置了。”他想,就算没有放错,也没有泉奈说三道四的权利。

“那可说不准。”泉奈笑着凑过来,扉间见他刚从社团活动运动回来,皱眉后退了两步,“扉间,你情人节的时候,收到了不少巧克力吧?我想想……大概有三十多件?连别的班的女孩子都有送,相当有人气哦?”

“你也太抬举我了。”扉间淡淡道。既然觉得我收的义理巧克力够多,那下次就别把你课桌里塞不下的巧克力全丢给我了。“像你这样的家伙不是更容易收到情书吗?”

扉间扬扬手,不知何时已从泉奈那里夺回了信封。“竟然如此凑巧,你的鞋柜正好在我的旁边——”他飞速拉开泉奈的鞋柜,将信封投了进去。

“啊。宇智波同学。”千手扉间和善地冷笑道。

“你的鞋柜里有一封信。”

“似乎是情书呢。”

泉奈摊手,“扉间,这种反击也……”

“泉奈……”这是斑的声音。

泉奈僵硬地转过头,看见斑和柱间正站在不远处的楼梯口。

斑瞪大了眼睛,“……你收到情书了吗!”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勒马听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